《伤在回忆》

作者:编辑: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03-17点击次数:

我撑着伞,走在离车站不远的地方,淅淅沥沥的雨声砸在花伞上,我的心逐渐平静了下来,还有几步,好累,放下手中的伞,我看着人潮涌动公交车站,鼻尖抽动,大家都着急着回家,我也想,急于寻求一个温暖的怀抱,放肆大哭一场。

“扣扣!”

“谁呀?来啦!”这熟悉的声音透过大门,我心虚的捏紧伞。

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大门打开,妈妈有些生气,我所在的大学离家很远,而我又恋家,隔一周就会回来,上次她就说过要在学校好好学习不要老回家,但这次,我又回来了。

不想让我的情绪影响到妈妈,我堆起笑脸:“老妈,我想你了嘛。”经不起我的撒娇,妈妈让我回房休息一下。

果然家才是温暖的地方,我扑倒在床上,从棉被底下拿出一个相册,慢慢的打开,眼泪便忍不住的流下来,抽出一张照片,上面是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对着镜头做出搞怪表情。我的两只手渐渐合拢在一起,好想撕掉它。

吃过晚饭后,我又回了房间,好在我表现的和平常一样,妈妈只啰嗦了几句便没有多说,上了网,找了高中同学聊了几句,鼠标箭头停留在了他的签名上,‘好累’我抿了抿嘴唇,你累,我更累!

三年的青春花费在你一个人身上,我这么付出,你还跟我分手,真是没良心。

“小梓呀,正好你回家了,快带上好吃好玩的来我学校玩。”手机上收到的一条短信,转移了我的注意力,出去玩玩换换心情也挺不错,我欣然答应。

夜晚,躺在比学校宿舍柔软不知多少倍的大床上,我却还是睡不着,瞧着窗外的月光发呆,眼里的泪水不可抑制的冲了出来,怎么办,我好想你,想你微笑起来的小酒窝,想你身上的肥皂香味,想你一直凝视我的双眼…一个人的夜晚,突然好想你。

微风吹过,几片绿叶掉落在树下依偎的情侣肩上,少年说:“等你成年了,我们就结婚吧。”

少女弹了一下少年额头,“你傻呀,我成年了也不到法定结婚年龄呀。”

少年无奈笑笑,“谁让我比你大,老是照顾你呢,你要是成年了,也会变得成熟起来,这样就不是我的小麻烦了。”

“那我宁愿永远是你的小麻烦,你得一辈子在我身边照顾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像是为了嘉赏少年,少女轻轻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,随后安逸的躺在少年怀里,静静的嗅着他身上的香皂味。

“哇,好大的黑眼圈和眼袋,你还没成年呢就未老先衰啊。”来到高中好朋友小容所在的大学里,她却一见我就做出惊讶的表情,然后哈哈大笑起来,她是无心之举,却戳中了我的泪点,我快要成年了,可那些承诺已经随风散去,再也不会回来。

她也算是我高中三年爱情的见证人,我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我最近发生的事情。

“哦~是这样啊,我早就说了,异地恋就是坚持不了多久。”小容一幅我就知道的表情,看得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也许是看出了我的坏心情,她立马转移了话题,“我跟你说,我喜欢上了一个会谈吉他的学长,他弹吉他的时候好帅呀!”

“你们在一起了吗?”看着她充满花痴的笑容,我的心情也稍稍好转了起来。

小容尴尬的笑笑:“当然没有,瞧瞧我这模样和身材,怎么敢跟人家告白呢。”她捏了捏自己的圆脸,眼神有些落寞。

“别灰心,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会不会成功,爱情总会落到你身上的。”想来有些可笑,我这么一个爱情已经落到身上的人,却让爱情溜走了,又有什么资格来教导人家去恋爱。

小容烦躁的甩头,“算了不想了,今天你来了我就做东请你去吃饭,顺便看看能不能帮上你什么忙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们到了一家面馆,小容点了两份伤心凉粉,没吃多久,我们两个人就眼泪哗哗的聊起天来。

“你说我谈的什么恋爱,三年了,还是分手了,而且是他提出来的。”我抽了抽鼻子,有些难过。

“小梓啊,不是我说你,你这才三年,人家度过七年之痒都分手了,那他们岂不是要去跳黄河呀。”小容继续不以为然的吃着凉粉,“而且不要跟我说你三年的青春都浪费在他身上了,你付出过,他也同样付出过,并不是每段感情都会走向完美的大结局。”

我被她说的哑口无言,却又不服气,“高中那三年可是女人最美的年华,男人是越老越值钱。”

喝完最后一口汤,小容红着眼眶说:“你呀,就是不甘心。”

泪眼朦胧中,仿佛回到那个雨天,少年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少女身上,一个是忘了带伞,一个是从来不带伞,就这样,一件外套下,两个人的呼吸近在咫尺,互相温暖着彼此,从那天开始,少年总是带着两把雨伞,在少女忘记带伞的时候,就得意的说,“你个小糊涂,又忘了吧。”

少女嘻嘻笑着:“不是有你嘛。”

“你这么糊涂,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你身边怎么办呢?”少年宠溺的揪着少女的小鼻子,无奈的摇头。

少女突然就安静了,“那我就一直缠着你,永远在你身边。”

年少无知带来的爱情,如今回忆起来总是那么伤人,已经不知何时相爱在一起的两个人,可以因为一句话,真的切断姻缘线。

“咳咳。”我学着小容将汤喝尽,辣椒呛得我满脸通红,她连忙拍着我的背,再抬头,我已是泪流满面,“怎么办,我好想见他。”

“可是你们已经分手了,对了,那你们以后是朋友关系还是陌生人关系。”

我哽咽着说:“他说我最好是当红颜。”

小容啧啧了两声,“好想揍他。”

这话说的确实很欠揍,可我真的压抑不住思念他的心情,“我再去找他,是不是很没骨气?”

小容点头,“如果你想要挽回这段感情,就去找他,看能不能复合。如果你不想挽回这段感情,只是因为想他才去和他见面,就是自贬身价了。”

我没有再说话,只是心里盘算着,想和他再去一次,那个我们相恋的公园。

“不过以你的个性,绝对会去约他见面,而以他的个性,绝对会同意,不过见面后,你一定会哭。到底该怎么办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小容微笑道。

突然很想在外面住一次,我提出要在小容宿舍住,她是同意了,不过很勉强,“经过验证,这张床呀,两个瘦子绝对睡得下。”

我笑而不语,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信息,‘明天有空吗?我们再去那个公园一次吧。’

冬至已过去很久,两个人的被窝,暖和的惊人,翻来覆去,我睡不着,手机‘叮’了一声,我连忙拿起一看,他回复说,‘好。’

呵,还真被小容猜中了。

公园的绿还未被白雪染上,我戴着宽大的围巾,在入口等着他,没多久,他来了,穿着我熟悉的衬衫,“不好意思,来晚了点。”

激动的心情就要喷涌而出,我镇定的说:“没事,我也才刚来,我们去转转吧。”

“嗯。”我们简单的问好,没有牵手,没有凝视,好像两个互不认识的陌生人刚好走在一条直线上。

也许是长时间都没有说话,他先开口打破这沉静,“想要玩什么吗?”

“我们去坐游船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冬天刚来的那天,我有好多好多事想要与他分享,已是很晚的时间,我打电话给他,自此到了大学,我们因为很少见面,就经常打电话,电话这头我唠唠叨叨的说着,电话那头,他穿着睡衣站在宿舍门口吹着冷风耐心的听我讲述。

因为想他,每周回家我都会先和他在一起一整天,仿佛回家只是用来与他相聚在一起的完美理由。

大街小巷,从开头到结尾,我们都牵着手,像度蜜月的新婚夫妇一样甜蜜,人潮涌动的街道,变成了二人独享的世界。

“一共十二元。”售票员的声音唤回我的思绪,在他掏出钱付账的那刻,我比他先一步付清自己的那份,不想多说,我大步走在他前面,因为我不想当他的红颜,那么,我们只能当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晃荡的水面摇不动我的决心,平日素颜的我,今日化了一点小妆,我心想,如果他突然后悔了,我会得意的离开。但我绝对做不到这样,真正的我,一定会开心的扑向他的怀抱,说着再也不分开的誓言。

又是无话,才不过几天,我们就从无话不说变成相对无言了么。指尖渐渐变凉,面前出现他递过来的手套,“知道自己是寒体,还不做好保暖措施。”

面对他有些责怪的语气,我的双眼又开始朦胧了起来,“谢谢。”伸手接过,却怎么也戴不正确,温暖的手掌覆在我的手上,帮我好好的戴起手套,如果时间可以停留,我多希望能停在这一刻。

高中每年的冬天,我的口袋便不再使用,因为有另一双宽大的手将我的小手包裹起来装进他的口袋,每一个早晨,桌上都会放着热牛奶,每一个夜晚,手机短信都会有着‘晚上睡觉被子要盖好了’这么一句话。

难道,真的是他付出的比我多,所以最后受到伤害的是我吗?

怎么依恋都依恋不够,我还想要和他在一起,在一起度过以后的每一分每一秒,一刻也不分离,我的眼里只有他,他的眼里也只有我…

和平分手,不留争吵。

难道,是他喜欢上了别的女生?

游船的时间可真短暂,跟我们的爱情一样,“我们去玩旋转木马吧。”

以前来公园的时候,每次我要求去玩旋转木马他都不会答应,那么这次,依旧不会答应吧。

“好。”

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,倒是出乎我的意料。

看来是因为对我的愧疚所以才同意的吧,不过想要和他坐上同一匹木马倒是不可能了。

这最后一次的约会,我们转遍了整个公园,中间没有争吵、没有撒娇、没有亲密…

公园的门口,我将手套还给了他,微笑着说:“谢谢你能来陪我,再见。”

“嗯,以后想出来玩就找我,我会陪你的。再见。”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我望着他的背影,右手捂住嘴巴,无助的蹲了下去。

“小梓,小梓醒醒,还睡,再不起床我就把被子掀了!”小容那大吵大闹的嗓音让我从痛苦的梦中解脱了出来,伸手去拿手机,点开短信,没有回复…

我麻木的洗漱,走出卫生间便听见小容念的话:“放不下就不要放下,忘不了就先不要忘记,总有一天你会发现,在念念不忘中,已经遗忘。”

嘴角微翘,我想,我知道要怎么做了。

写作实验班: 文/邓云

© Copyright 2016 . All Rights Reserved.365亚洲官网-足彩外围365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6608